三四十岁的时候,住在哪里最好?

摘要: 岁月流苏,心心相印。

09-05 16:16 首页 苏心





朋友的父亲上个月去世,临终前一直念叨着想看一眼六年未见的幺女。朋友的小妹定居美国,因为孩子太小回不来。老人终究带着遗憾走了。

 

朋友说,她父亲走的时候正是白天,也正是美国的夜晚。她刚想给小妹打电话,小妹的电话先到了。

 

电话里,小妹说,她梦到父亲去美国看她了。

 

朋友告知妹妹,父亲刚刚去世。姐妹俩在电话两端嚎啕大哭,想不到,老人活着没有见到幺女最后一面,却在没了肉身的羁绊后,越过千山万水去了美国,出现在了女儿的梦里。

 

我泪如雨下。

 

一场魂魄入梦的死别,是多么的令人心碎和心痛

 

这一生,谁是我们最重要的人?我认为,除却父母子女不能。当然还有夫妻,还有兄弟姊妹,但我觉得都比不上父母子女的骨肉亲情。

 

一个人,无论多么自私冷漠,在身为父母后,也会变得柔软而温暖。如果说让他们变成孩子脚下的水泥路,可以带孩子走向更好更大的世界,他们一定会躬身伏地,无怨无悔。

 

我的一位叔叔特别严厉,几乎没见他笑过。他的儿子也就是我的堂弟,因为不用功读书,不知挨过父亲多少次打骂。

 

堂弟曾咬牙切齿地和我说:等考上大学,我一定远走高飞,再不回这个家!我问:你父母只有你一个孩子,你不回来,他们老了怎么办?堂弟沉默不语。

 

高考后,堂弟以优异的成绩被一所985学校录取。那一天,我终于看到了伯父的笑,虽然只是荡漾在脸上浅浅的笑意,但分明写满了骄傲和自豪。

 

堂弟上大学那四年,果然很少回家,假期里总是以各种各样的理由不回家。每到假期,看着人家孩子都往回跑,叔叔和婶婶就在家里两两相望,唉声叹气,骂堂弟没良心。

 

婶婶经常和我妈妈抱怨:这个兔崽子白养了,记着他爸爸的仇呢,他怎么不知道那是为他好呢?妈妈劝慰婶婶:这孩子是有点淘气,但绝对是个品质好的孩子,你放心吧,他不会不管你们的。婶婶叹气:唉,大不了老了去养老院。

 

她说这话的时候,眼里差点落下泪来,我知道她根本不愿去养老院。

 

堂弟毕业后,被一个国家科研机构录取了。那个机构有两个研究所,一个在北京,一个在离家不远的地级城市。在北京工作了几年后,堂弟自愿调动去了那个地级市。

 

我问他怎么这么傻,北京可是政治和文化的中心,一个地级市怎么能和首都比?堂弟慢悠悠地说:我当然知道那里没有北京好,可是,北京的房价那么高,我一辈子能给自己买套房子就不错了,父母怎么办?他们只有我一个孩子,不能把他们扔到家里吧?

 

前年,堂弟在一个小区首付了两套两居室,把父母接到身边。叔叔婶婶欢天喜地地搬家,没有一点离乡之愁。他们说,人老了,就得跟着孩子走,孩子在哪,哪就是家。

 

是啊,岁月是个跷跷板。

 

我们小的时候,父母是大树,给我们一地荫凉为我们遮风挡雨。父母在的地方,就是我们的家。而等父母老去的时候,我们就成了父母的保护伞,你在哪,哪就是他们的家。

 

我刚毕业那年,在一家医院的内科门诊实习。一上班,从门外颤颤巍巍走进来一位老大爷。我赶紧上去扶了一把,询问病情。老大爷说自己视力越来越模糊,来医院瞧瞧。我问:怎么就您自己,没人陪您来呢?老人说:我儿子在外地上班,工作忙,一年就回家一趟。老伴半身不遂,在家呢。

 

带我实习的老师让我把老人送到眼科看医生。

 

忙碌了一个上午,下班路过大厅,看到那位老人拿着处方四下张望。我走过去问:您怎么还没回家?老人目光呆滞地看着我:闺女,在哪交钱,在哪拿药啊?

 

多少年过去了,老人那无助的面容我一直没能忘记,每每想起就心口发紧。我还见过行动不便过马路被司机责骂的老人,也见过在商场的电梯前踯躅不敢上去的老人。

 

《诗经》里说: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抚我畜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出入腹我。

意思就是父母生我养我,拉扯我长大,呵护备至。

是啊,父母的一生都在为子女。你的世界很大,父母只是你的一部分。父母的世界很小,你却是他们的全部。

 

十几岁,为了求学你可以四海为家;二十几岁,为了事业你可以纵马天涯。但是,当你三十岁四十岁,父母开始需要你照顾的时候,你是否也应该为他们考虑一下了?

 

如果,你有能力选择工作和买房的机会,你觉得住在哪里最重要呢?

 

子欲孝而亲尚待,绝对是上天最大的恩赐。

 

能让自己舒适地生活,能让父母安享晚年,才是最好的地方。

 

 

作者苏心:专栏作者,自媒体人。驰骋职场,也热爱文字。关于职场,关于生活,关于婚恋,关于女人,我手写我心。微信公号:苏心(ID:suxin98498


关注苏心请长按二维码



首页 - 苏心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