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五行|慈善信托,契约精神下的“精准扶贫”

摘要: 8月11日,央视《经济半小时》节目以“教育扶贫在行动:圆梦 梦圆”为专题报道了中化集团多年来在内蒙古国家级贫困地区阿鲁科尔沁旗开展“圆梦行动”助学的事迹。


“如果这周找不到工作的话,这周的生活费就要从上周的挤,或者是到下周才能补上这周的生活费……那段时间我曾经不知道怎么继续上学,明天怎么活……现在基本上是每个月都能养活自己了……”镜头下的女孩斯文清秀十八九岁的样子,有一丝腼腆,但并不胆怯,聊着自己过往的同时,手里仍忙碌着,一幅不大的十字绣即将完工。


女孩名叫萌萌是包头医学院大二的学生,是内蒙古赤峰市东北部阿鲁科尔沁旗(简称阿旗)的一名建档立卡贫困学生。在刚出生不久时,萌萌被亲生父母遗弃,所幸得到了养父母的收留,尽管生活不富裕却度过了一段平静的童年时光,不想在萌萌高中后不久,由于家境贫困养父母一夜之间人去楼空,萌萌再次被抛弃。而面对当年的懵懂,萌萌现在已经长大,懂得了更多,明白独自生活需要面对多少压力,突如其来的失去经济来源,萌萌茫然而绝望。

中化集团公司下派对口支援阿鲁科尔沁旗扶贫工作的干部、“圆梦行动”发起人胡燕祥,正是在这时走进了萌萌的生活。那时胡燕祥主动请缨来到偏远的阿旗进行产业扶贫工作,在遍走阿旗61个贫困嘎查村的调研过程中,当地1261名贫困生的生存现状牵动了他的心,久久不能平息。“我把这个孩子的情况也向中化集团的相关领导做了交流和汇报,也得到了集团领导的关注和支持,大家纷纷伸出了援手。”

 


针对萌萌的情况,胡燕祥在集团公司内部为她找到了资助人,每年为萌萌提供1800元的学杂费,在众人的帮助下,萌萌终于重新鼓起了生活的勇气。事实上,贫困家庭的孩子,往往早熟明理,他们奢求的并不多,仅是一份生存与学习的基本要求,而一份来自远方的善意,也许就会改变他们整个人生的轨迹。重新找到生活希望的萌萌,很快领悟了坚强与自信,不仅学业优异考上了心仪的大学,假期更是从不停歇的忙碌,促销员、家教、洗碗工、服装销售,常常同时打几份零工,最近在胡燕祥的介绍下,做起了餐厅服务员,每天工作十余个小时候,还会抽出时间做十字绣,“我曾经用3个月绣了一幅半一米乘一米二的十字绣,完工了卖了1200块钱。十字绣很费眼睛,但我现在助学金解决了,生活费还要靠自己努力,我希望能自己养活自己。”说这些话的时候,萌萌羞涩的笑容中透露出对生活的希望和坚定的信心。

 


在阿鲁科尔沁旗像萌萌这样家庭贫困的学生就有1000多名,帮助一个萌萌很简单,但是要帮助更多贫困学生,就需要更多人的力量。胡燕祥开始与集团公司、红十字会以及阿鲁科尔沁旗教育局协调沟通,采取“一对一”的帮扶方法,资助人每年拿出800-1800元的助学金,帮助贫困学生完成从小学到高中的学业。帮助贫困学生的“助学圆梦行动”由此拉开了序幕。


作为阿旗的定点帮扶单位,中化集团的“助学圆梦行动”已经开展了4年,在系列行动中,中化挂职扶贫干部以及广大中化员工的爱心让许多孩子摆脱了辍学的命运。同时,作为援助者,企业也进一步领悟到,仅仅是物质的帮扶并不足够,需要更深层次的对孩子们进行更多的身心上的关爱和精神上的引导。

 

在上周五, CCTV-2《经济半小时》栏目对中化集团在阿旗发起的教育扶贫项目“圆梦行动”进行了专题报道。在报道中中化集团公司党组副书记、副总经理李庆表示,“我们有712名员工参加了这个一助一的助学行动,共捐款82万元。有730名的贫困学生得到了捐助,他们来自于西藏的岗巴县,内蒙的阿旗,临西和青海地区,这些孩子通过我们的捐助能够完成他们的学业,我想将来他们能走出山沟,走出草原,有些学成后回到家乡,帮助家乡来改变面貌。”

 


扶贫先扶智,教育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根本思路。“精准扶贫、脱贫攻坚”不仅是政府的责任,还需要企业乃至全社会共同的努力。

 

中国外贸信托作为中化集团的子公司,也正在通过金融的力量积极履行自己的社会责任。7月底《慈善信托管理办法》的发布,慈善信托作为一项法律工具,在信托契约精神下,通过透明的信息披露方式和规范化运作,可以有效提升慈善项目的信任度。慈善信托参与扶贫实践,有利于市场扶贫资源的汇集,有助于社会广泛参与扶贫意愿的达成,将成为未来慈善事业的重要渠道。

 

现有扶贫模式需要固化机制


从扶贫供需对接成效来讲,目前扶贫开发模式不断趋于成熟。社会各类资本成为当前我国开展精准扶贫的重要力量。


需要探讨如何采取适当的方式,将这些有效机制固定下来,成为可持续发展的、自动运行的“固化智能”模式。

 

财富人群的慈善路径


路径1 :慈善捐赠

作为当前最常见的一种参与慈善的方式,有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社会捐赠额约为1346亿元。从受赠方来讲,主体为受助对象的是直接捐赠,通过中间受赠人调配的为间接捐赠。其中直接捐赠能够降低实施过程中的管理成本,但由于捐赠人时间、精力不足,缺少专业判断,很难自主找到精准的受助对象。同时,直接捐赠在税收优惠方面不具备明显优势。

 

路径2 :成立基金会

这一路径可分为在国内成立基金会和设立海外基金会两种。国内基金会的准入门槛在去年调整后,根据登记主管部门的级别确定基金会的注册资本,如在县级民政部门登记,注册资金不低于200万元即可。


2000年以后,离岸地国家和地区开始引进基金会制度,并进行了新的变革和立法,基金会制度更加灵活。在设立基金会的主体——发起人方面,个人、信托受托人、基金会、公司等均可担任发起人。海外公益基金会在国内开展慈善活动,必须遵循国内的法律规定。

 

路径3 :与基金会合作建立公益专项基金

当前我国慈善捐赠中的直接捐赠方式覆盖面较窄,大部分捐赠仍是通过间接方式进行的,即捐赠人首先将拟捐款物捐赠给慈善组织,然后由慈善组织按照公益目的寻找符合条件的受赠对象并进行捐助。对于财富家族和高净值人士而言,还可以通过与基金会合作成立公益专项基金来实现慈善目的,即捐赠人把相应的资金捐赠给基金会用以设立公益专项基金,并对资金的使用、基金的管理做出相应的约定。

 

路径4:设立慈善信托

信托可以搭建“固化智能”载体,即财产所有者自己设立一个信托,将相关财产所有权转移到信托名下,按照自己确定的目的和对象进行财产支付分配。


这种信托结构受到法律保护,即信托相关参与者、当事人必须按照信托设立当初的意愿、规则忠实有效地完成。这种财产转移、分配和获得是“点对点”的直通车模式,较为适合于那些扶贫、脱贫、减贫模式运行较好,运行模式需要加以固化和升级的项目。


部分传统扶贫项目向慈善信托的切换,完成相应的固化升级,需要具备成熟的扶贫项目发现机制、有效的扶贫项目决策机制以及存在扶贫资源可持续提供来源三个条件。

 

慈善信托扶贫是实现长效扶贫机制的有效途径之一,其所具备的优势在于:


*长效机制维护成本低

慈善信托的方式是将这种做法通过法律合同契约的方式约定下来,这种规则运行的维护成本较低,原因在于违反合同规则约定的性质是违约。


*义务履行能力强

这种约束对于具备长期资助扶贫历史的机构更有约束力。传统行政方式中的“一事一议”做法,将被扶贫资助资源交付的法律履行义务所替代。


*信托文化效果显著

任何能够愿意参与以扶贫为目的的慈善信托过程的人或机构,就会体验到信托文化的魅力。这些魅力包括“说到做到”的信托契约精神,“该归谁就归谁。

 


在西方国家,慈善已经不仅是财富家族和高净值人士履行社会责任,树立个人、家族、企业形象的一条路径,更关乎着企业的传承、家族的传承和财富的传承。


慈善与家族传承、企业经营之间的契合:


家族慈善与影响家族传承的三个要素价值观、使命感、责任感具备直接的关联度。在价值观上,慈善可以树立下一代对于金钱的认识,更理解金钱应该是一种“工具”而不是彰显自我的载体;在使命感上,慈善可以用来帮助更多的人,让财富创造更多的价值;责任感则是由于参与慈善工作,能够自然而然激发的责任意识,责任是人对财富及自身管理的关键之一。


慈善作为一个家族的价值观,有利于凝聚家族的团结。相同的善意,更容易让人与人之间产生共鸣感。而这一点对于企业来说具有同样的作用。


在世界范围内,慈善正形成一种新型的社交平台。慈善越来越成为一种社会活动,不是一个人在慈善,共同的理念使越来越多的财富人群聚集在一起,这从资源开发、利用和维系的维度上来说能够起到正向的作用。而共同的使命感也能激发更多的话题,乃至合作。




正所谓,慈善信托利千秋,欲攀高峰积跬步。慈善信托的出现不仅拓宽了我国慈善事业的新型手段和方式,更开创了金融扶贫的先河。

 

未来,中国外贸信托将继续秉承“因诺致远”的理念,一如既往地加入到脱贫攻坚的行动中,帮助贫困地区的人民一同建设美好生活!




首页 - 外贸信托五行财富 的更多文章: